水冷式冷水機,電加熱油鍋爐,導熱油加熱器
新聞資訊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江蘇各城市的尷尬
江蘇各城市的尷尬
發布時間:2014/6/19 22:05:05   點擊次數:146

蘇州奧德機械位于江蘇省昆山市,隸屬于蘇州地區,主要產品有模溫機,導熱油加熱器,電加熱導熱油爐,冷水機,碳纖維熱壓成型冷熱控溫系統,RHCM即冷即熱注塑系統,壓鑄模溫機等   

       蘇州的尷尬:越來越像跨國公司投資上海的加工場。

  南京的尷尬:身在江南,尾巴卻在江北,還總是被蘇錫??床黄?
  無錫的尷尬:既生蘇,何生錫?
  常州的尷尬:蘇錫“無?!?!”(有人以為“?!笔浅J欤?
  鎮江的尷尬:除了醋還是醋。
  南通的尷尬:身在江北,心在江南
  揚州的尷尬:三把寶刀仍在,二十四橋仍在,但繁華不在。
  泰州的尷尬:外省人以為它是揚州的。
  淮陰的尷尬:沒人知道他們在忙什么。
  鹽城的尷尬:除了離淮陰近,離哪兒都遠
  宿遷的尷尬:好多人都不知道在哪里
  連云港的尷尬:靠海但離海還遠著呢
  徐州的尷尬:離江蘇太遠,離山東太近

  江蘇各市的心態
  南京:我是省會城市和江蘇的門面,我再差也無所謂,反正省領導會管的。
  鎮江:地理上我是蘇南,經濟上我是蘇北,不上不下,挺好。
  常州:和蘇錫在一起,我是打腫臉充胖子,和徐州在一起,我是太傷自尊了。
  無錫:既生蘇,何生錫?不過,小蘇州,兔子尾巴長不了了。
  蘇州:南京已被我甩下,看來省政府不搬是難以服眾的了。
  南通:受盡江蘇剝削,卻得不到任何照顧,三十六計,走為上(上海)。
  揚州:總書記一退,又回到從前。還是重操舊業,玩玩三把刀吧。
  鹽城:笑傲淮安,我會一直壓著你的。
  泰州:脫離揚州是我的運氣,可總感到中氣不足,好象低人一等。
  徐州:搞城市建設還可以,可老百姓的日子怎么過啊。
  淮安:我的專長是要錢,活動地點是南京和北京,不然我沒法面對父老鄉親。
  宿遷:香港已經回歸中國,我想回歸淮陰,我不想在江蘇墊底,當十三點。
  連云港:靠山吃海,我的小日子不比宿遷、淮安、徐州差。

  江蘇與世界類比
  南通—印度—復雜的語言,內部分化強烈,富裕與貧困交雜在這人口眾多的土地,遲早出現分裂。
  南京—英國—老牌工業地區,過去的輝煌使其雄風依然,在江蘇離心力日增的今天,南京憑其雄厚的科教實力,令人敬畏。
  蘇州—美國—崛起是如此是輕易,龐大的經濟和富裕使得其傲視江蘇,人緣不佳但又不得不服。
  無錫—日本—日資高地,不由得使人想到其產業發達和泡沫并存,但是狹隘和侵犯的本性,在江蘇失去人緣。
  常州—德國—富足但是低調,軟弱招致無錫獨立,使得目前土地人口偏弱。
  揚州—埃及—悠久的威名,并不意味著今日有多少繁榮,也許錯誤就在一條河。
  泰州—以色列—獨立是因為一個強大的企業,這企業和猶太人一樣將會游走四方。
  鎮江—匈牙利—由于偶然的原因歸入蘇南,但是找不到蘇南的特點,矛盾的心態一直擺忽不定。
  徐州—俄羅斯—占據最重要的戰略地位,有擅長重型產業的傳統,暫時式微,不可小視。
  連云港—巴拿馬—聽上去是最重要的交通樞紐,但是其本身并沒有看到多少實惠。
  鹽城—馬來西亞—雖然不很發達,但是能夠自己生產汽車。
  淮安—印度尼西亞—很會折騰的地方,縣的名字好聽,而市和縣交換名字叫人意外,除此以外其他的影響很少。
  宿遷—格魯吉亞—分割出來的土地,很少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樣的地方,甚至名字。

  搞笑江蘇
  南京:江蘇最大的城市,最沒號召力的省會。經濟每況愈下,靠吃老本度日。在長三角的重要地位被杭州取代。在省內被蘇州無錫看不起。以語言難聽出名,民風土俗,被稱為最大的農村。最近在吵著撂挑子直轄。

    蘇州:江蘇最拽的城市。GDP嚇人。自詡上海后花園。把上海蘇州以外的地方一律看作貧困地區。市民以到外資企業當流水線工人為榮,產品連中文標志都不加。為了經濟指標瘋狂抽取地下水,地表沉降嚴重。嚴重缺水,還好意思說自己是水鄉。

    無錫:得過“小上?!钡姆馓?。憑借GDP張牙舞爪。工業城市,旅游資源靠人工現造但也不可小覷。喜歡跟蘇州飆經濟,和南京比大小。(在上海面前還比較乖)。一邊唱“太湖美”一邊放著太湖水發臭。

    常州:出了江蘇就沒人知道的“大城市”。最近正在考慮往特大城市發展。工業基礎還不錯,另一個有潛力的污染源。因為走不出蘇州無錫的陰影,所以特別看不起江北人,但據說快被南通趕上了。

    鎮江:跟江北基本沒區別的江南城市,以醋和金山寺出名。體積袖珍,經濟乏善可陳。地位相當于南京的一個縣,但是喜歡往蘇錫常的陣容擠,被蘇錫常集體看不起。

    揚州:蘇北文化的發源地加大本營。經常昧著良心說自己是江南。一天時間就能看完的“文化名城”。謠傳出美女,其實出修腳師傅搓背工?,F在托某領袖的福開始大興土木。市民逢人就說,如今我們揚州也是大城市了。

    泰州:充其量一個加強版的縣城,城市基礎建設貽笑大方,居然也想當大城市。經濟上剛有點起色到處放衛星,生怕別人不知道。熱衷于跟南通爭風頭,跟揚州抬杠,跟安徽搶胡**。瞎折騰了一陣,知名度還是很低。

    南通:地處偏遠,人稱“難通”,但沾了上海不少光。最恨被叫作蘇北,GDP達到蘇州三分之一后開始叫別人蘇北,恨不得叫長江改道。同樣喜歡瞎放衛星。剛為了超過省內幾個過氣城市沾沾自喜?;仡^一看連人家煙臺都不如了。

    鹽城:蘇北惡名的主要承擔者,革命老區。對外開放了十多年,貧困人口一大把。海岸線長得嚇人,但沒有一個像樣的港口。市民沒見過市面,通了火車比看到恐龍還興奮。但因為有個把屬縣進了全國百強而特別自信。

    淮安:淮河重災區。民風半蠻不侉,工業一窮二白。農業倒還不錯,喜歡顯擺敬愛的總理和洪澤湖的龍蝦。還喜歡說自己是長三角城市,雖然大多數市民沒見過長江長的是什么模樣。

    宿遷:貧困地區,靠一瓶洋河一瓶雙溝打天下,經濟給江蘇省墊底。幾個屬縣個個上貧困榜,靠國家接濟度日。被人評價為不如西部。大多數省內人都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里。

    連云港:喜歡拉外地人看他海邊上幾座不倫不類的洋房,縣域經濟慘不忍睹。旅游資源本來不足為奇,幾年時間從江蘇最有發展前途的港口,墮落為被貧困包圍的花瓶城市。

    徐州:山東的棄兒,江蘇的養子。大而不當的重工業城市,。以工業污染和治安混亂出名。城市規化完全不成體統。綜合競爭力一再下降,煤礦老本吃光。但特別自大,總想自立為王。打出淮海經濟區的旗號,但沒有人響應。

  省內城市大點評

  蘇州:以天堂美譽自居,有著良好的地理環境,自古的富庶之地,因為富庶,所以蘇州人的骨子有著股小家的傲氣,寧要蘇州一張床,不要江北三間房,眼光勢利,根深蒂固。近年來,經濟在省內的一支獨秀,讓原本的小家傲氣發揮到了及至,東舔上海、西吠南京,就連自家兄弟無錫也偶爾擺個白眼。雖然蘇州有著太多的優越感了,太多的有恃無恐。但蘇州人也有自己的痛楚,“蘇州五虎將托起小太陽”,蘇州經濟繁華的背后,有著太多的依賴,注定只能是個配角的城市。所以,蘇州人說話底氣略顯中氣不足,小家子氣太重。

  無錫:一個名不轉經轉的小地方,成長為省內乃至全國聞名遐邇的大城市,無錫人創造力確實值得尊敬。但目前無錫而言,無錫很難再做大,原因很簡單,無錫的地盤太小,后勁不足,加上小弟先天的反叛,無錫經濟大市的光環,能夠支撐到什么時候,還是個未知數。所以,無錫人還很難稱霸王,同樣存在著蘇州人一樣的小家子氣。

  常州:蘇錫常,一般人都會這么說,其實這三個城市的發家順序應該是??壳?。但常州近年來的經濟步伐放緩,是個不爭的事實。秋后的蝎子、瘦死的駱駝,是最好的形象比喻。SXC常州目前只能是依附。常州人基本很少與SC人發生矛盾,更多的是用一家人來圓場,所以常州人比較圓滑。

  鎮江:蘇南城市中經濟最差的一個,除了金山寺、醋以外很少被人提及。經濟上最近幾年被江北城市追的,跑起來有點累,但鎮江人的心理還是比較浮躁,總認為自己蘇南地理、高人一等,結果是引來更多的口水,所以,鎮江人的心理存在嚴重的失落感。

  南京:六朝古都、省會,南京的發展潛力是不言而喻的,但南京的發展似乎與潛力總是很難吻合,經濟上被小弟一超再超,加上受到異域影響比較大,南京似乎顯的與其他城市的格格不入。但地位還是老大,所以南京人的心態總是老大自居


分享到:

加入收藏 | 返回列表 | 返回頂部